首页 >   故事西京 > 正文

峥嵘岁月——任万钧献身民办教育事业故事之一

来源: 2014-04-24 10:54:18  

峥嵘岁月

任万钧献身民办教育事业故事之一

公元2007年3月23日,富丽堂皇的西安丽都大剧院流光溢彩、霓虹闪烁,以“诚信、创新、影响力、推动力”为评选内容的“第二届陕西诚信奖”颁奖典礼在这里隆重举行。来自省内数十名知名企业、事业单位、教育机构的“领头羊”站在了台上。组委会正在宣读对一名获奖者的综评:“他以赤子之心投身于教育,以‘诚信育人、诚信办学’的理念,打造西京学院诚信品牌,引领中国民办教育的潮流。——他就是西京学院校长任万钧教授……”

台下,一阵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地响起。

会场外,任校长的秘书兼司机小刘比谁都更为激动。这个跟随了任校长十年的小伙儿心里清楚:今天的一个个“光环”凝聚着任校长和无数“西京人”多少酸甜苦辣,多少汗水、血泪啊。

热烈地掌声久久回荡着,他的思绪又飞回到了十年前那令人永生难忘、荡气回肠的峥嵘岁月……

时间追溯到1996年初夏,西京学院东区二期工程建设正如火如荼、争分夺秒的进行。

这天,秘书小刘外出办完事,便驾车火速往回赶。

他这几天对任校长很有意见,校长夫人闫阿姨反复叮嘱他:“校长身体不好,有多样病,饮食起居要有规律,你一定要照顾好他啊!”

可这个任校长,他一点儿也不“配合”。近期,二期工程正在紧张时期,工地上进驻了七八个施工队,工程全面铺开,但管理人员相当缺乏。任校长身兼数职,既搞规划,又搞采购,既监督施工,又看管材料,整天忙得团团转。除此之外,还得办水、电,应付方方面面的事,每天都在十五六个小时以上,吃饭也总是饱一顿、饥一顿,累了也只能在办事途中在车上打个盹儿。眼看着任校长一天天消瘦下去,他心痛。他已经提醒过好多次了,并几次“威胁”校长:再这样玩命,我就报告闫阿姨。但任校长总有一堆理由:“市教委主管部门明确限定咱们1996年7月底教学楼必须竣工,否则就不能扩大招生。你说我能按部就班吗?”然后嘿嘿一笑,对他说:“小刘,你先别‘报告’,我注意就是,咱们可要结好同盟啊!”但过后又……

这不,最近他干脆搬到了和民工一样的简易工棚里,这里成了他的办公室兼卧室。

唉,你说小刘怎能没有意见呢?

眨眼间,车驶回了工地。小刘远远看见任校长正在忙着收拾民工散落在地上的物件。他猜想,任校长肯定又忘了吃午饭。

“任校长,您午饭又没吃吧?”小刘走到跟前问。

“哎呀,我怎么又忘了,几点了?”任校长知道这个小刘可 “厉害”着呢,歉意地说。

“您看,都12:40多了!还不吃午饭,胃病犯了可怎么办?您再这样,闫阿姨来了可要怪罪我了!”小刘说。

“您休息吧,我去给您买饭。”小刘不容分说,硬将任校长手上的东西抢过来放下,将他拉进了“总指挥部”,然后走了出去。

西京学院东区二期工程施工现场彩旗飘飘,一座座脚手架拔地而起,悬挂着的:“大干160天,建设一流校园”、“安全责任大于天,质量意识重如山”等标语分外醒目。

现在是午休时间,但工地上仍机声隆隆,热火朝天。工人们“三班倒”干得正欢。

这时,只见一位身材秀颀,高雅端庄的中年女性朝工地走来,她就是任校长夫人闫阿姨。她边走边想:

“这个老任,自打投入到二期工程上,一个多月了连家也不回,面也很难见上,有急事也总是电话里说,自己来了好几次,都没‘逮着’人。老任有严重的胃病和肺病,自己不在身边,这段时间身体怎么样呢?哼,今儿个逮住了可要好好‘收拾收拾’他。”她心里想着、嗔怪着,不知不觉已来到一排简易的塑料工棚前。

前面一位戴着安全帽、身上沾着水泥、灰土的“老民工”正在弯腰忙活着。

她问:“喂,老师傅,您知道你们这儿的任校长在哪儿吗?”

“我,我就是……是你……”任校长一惊,原来夫人“驾到”。

“啊,你,……是你……”闫阿姨也同时一惊。

她仔细一瞧,原来站在面前的这位“老民工”竟是大名鼎鼎的任万钧。

他,瘦了,皮肤变得黝黑,挂满汗的脸上印着几道灰土和水泥点,满脸胡子拉碴的似乎有五六天没有修理。只有一双眼睛透出刚毅、睿智。

望着他,原本一肚子责备的话,此刻全化作了怜爱、心疼、关切……她鼻子一酸,泪花在眼眶里闪动着。

“你看你,跟个‘老民工’有啥两样呢?”

“对,你说得对,我就是个‘老民工’嘛”。任校长嘿嘿应答着。

说到“老民工”这儿还有一段趣事。前几天,一家权威部门的工作人员衣冠楚楚前来要钱,迎面碰上任万钧,来人盛气凌人的问:你们这儿的任校长呢?任万钧反问,你找任万钧有啥事?那人咕哝了几句,总之是要钱,而且“狮子大开口”。任万钧白了他一眼,懒得和他理会,便转身走了。那衣冠楚楚的人冲着这个一身布衣,灰眉土脸的“老民工”不满的哼了句:这老民工真怪!又匆忙到别处找任校长去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老民工”竟是这个投资1800多万项目的总指挥。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就是不顾这个家,也要顾惜自己的身体啊!你还当自己是二十岁的小伙子呀?!”闫阿姨嗔怪着。

“唉,最近不是忙吗,听你的话,听你的话,过了这阵就好了”。他知道对待夫人,只要他“投降”服软,她总没招。

“走,进你的办公室去休息”。她命令道。

他们来到“总指挥部”,闫阿姨没有想到,老任就住在这儿:一间用塑料布、竹架板拼搭的简易工棚,里面,放着几套办公柜子、桌椅,桌上放着几部电话,靠墙是四五块竹架板搭的床,墙角放着一箱方便面……这时正值正午,里面愈显得闷热潮湿。

“这就是你这个大校长兼董事长的办公室和卧室?……”闫阿姨心里一阵酸楚。

她帮老任脱掉外衣,扶老任坐下,让老任擦了把脸。

“我先躺会儿”任校长也确实太累了,他一挨床板倦意便袭了上来。

望着老任,她禁不住眼泪涌了出来……

“这个老任,就是犟!想干的事,十头牛也拽不回!”

老任1984年下海创办了一家商业公司,十年下来积累了上千万资产,按说这些钱几辈人也吃不愁、穿不愁。可有一次,老任在有关资料上看到:目前国际化高等教育普及率大众化标准是30%,美国达47%,一般发展中国家为15%,而中国仅为5%。便和他的手下人说:世界范围的经济竞争、综合国力竞争实际上是科学技术的竞争,我们靠国家的好政策挣了点儿钱,就要为国家做点什么。于是,他不顾众人强烈地反对,毅然辞去了公司法人代表之职,横下一条心,开始了他的民办教育创业历程……

想到这儿,她从心里对这个倔强执着的老任,怨责怜爱中平添了深深的敬重。

秘书小刘端着任校长爱吃的“担担面”回来了,一进门,看到了闫阿姨,便愧疚地说:

“闫阿姨,您来啦,我……”

“校长还没有吃饭?”闫阿姨问。

“这不,刚买回来。”小刘答,“我去叫他”。

“任校长,任校长,您起来吃饭”。

任校长太累了,想打个盹儿,谁知道一倒头,便昏沉沉迷糊了过去。此刻,他似醒非醒,想睁开眼,很痛,身体显得很虚弱,他挣扎了几下,竟都坐不起来。

“校长,校长……您怎么啦?”小刘一下子慌了,急叫着。

“老任,老任……”闫阿姨也急切地唤着。

“我去开车、叫人,马上送医院!”小刘奔了出去。

一辆载着任校长的车风驰电掣般向市医院疾驰。

“严重萎缩性胃炎和肺气肿,血压70/50,必须马上住院治疗!”医生说。

闫阿姨吩咐秘书小刘:这回你可要盯紧点儿!

刚到医院住了三天,任校长就呆不住了,他仍牵挂着施工的进度和质量,不断给基建工程负责人白栓锁、张明军和助手刘雪莹、师娟娟等人打电话或叫到病房,了解情况,安排工作。下午,病还没有好利索,他就急匆匆地想要出院,硬是让小刘给劝了回去。

任校长住院的第四天下午,小刘的母亲闻讯专程从乡下赶来探望,还带来了好多土特产,并捎了几样专治胃病的土法子:什么“姜汁饮”啦、“陈皮瘦肉粥”啦。

送走母亲,小刘顺道买了一些新上市的鲜果准备给任校长尝尝鲜儿,他匆忙往病房赶。这些年,任校长待他和手下人严起来一丝不苟,亲起来比自家人还亲,他从心眼里敬重、爱戴这位校长。想起来小刘的心总是热乎乎的。

“人呢”?他一跨进病房门,只见任校长病房空着,输液瓶里还有近三分之一的药液未输完。

“人呢”?背后的护士和他打了个照面也问,“我刚查完病房,他就……”

“这个任校长,肯定是趁我出去的空儿偷偷溜掉了,唉,他药液还没有输完呀!”小刘想。

“哼,他一定又是跑回工地了”,小刘边朝外走边掏出手机……

任校长确实跑回到了工地。

原来,早上他从基建工程负责人张明军的电话中,不经意获知今天下午要浇筑大型水泥柱和梁。“这可是大事”,他放心不下,便“逮空”跑了出来。

副校长白栓锁和张明军接到小刘电话,发动了好几个人,找了好几个地方,才在最里边的一个正浇筑屋梁的工地,在一堆民工中找到了任校长。

“任校长,您还是回医院看病吧,您放心,这儿有我们呢!”副校长白栓锁说。

“任校长,你看病要紧,工程质量我负责,出了问题您撤我的职!您不能这么玩命啊!”张明军,这个跟随任校长打拼了十多年的硬汉子,急了,含泪请求。

“任校长,您吊针还没有打完,您忘了医生的话……”随后赶来的小刘上前拉着任校长准备往外走。

“不!病房里我躺不住,在这里心里才踏实。”任校长语气里多了坚定。

张明军和小刘知道怎么劝也没有人能“犟”过他,便说:“您在这儿只能看,就一会儿!”

机声隆隆,人来人往,灯火通明。从下午到日坠西山,从繁星闪烁到茫茫深夜,从东方露出鱼肚白到红日中天……连续18个小时。工人们奋战了18个小时!任校长也坚守工地18个小时,寸步未离!

“噼里啪啦……”传来一阵浓烈震天的爆竹声。

“成功了!成功了!——”工人们高声齐呼。

望着浇筑好的水泥柱和屋梁,任校长双手按住腹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舒了口气。但细心的小刘发现,任校长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突然,任校长倒下了!手上还拿着一个馍,一口也没吃。

“任校长!”小刘哭喊着。

“任校长!”张明军脸颊带着泪。

“任校长!任校长!……”工人们一层层围了上来。

任校长睁开眼,显得那样疲惫,那样虚弱。

“没什么,别为我担心,咱们搞好工程质量,才能对得起子孙千秋!只要把这所学校建好,就是搭上我这条命,也值!”

1996年7月中旬,二期工程顺利竣工,1997年学校被授予“陕西省明星学校”。在西安市教委与有关部门联合组织的验收会上,一位领导同志深情地说:“在众多民办学校里,有两位董事长我最为敬重,其中之一是任万钧……”

尾声:

“嘀铃铃……”一阵手机音乐将小刘从长长的记忆中唤回,他的眼睛已经湿润了。

“小刘,请转告任校长,根据省教育厅安排,×月×日让任校长到北京去参加重要会议。”

春晖里,小刘稳稳的开着车向前驶去,任校长气定神闲地坐在后边,望着窗外,沉思着……

一首雄壮的歌声从车内飞出:

哎,走啊——

走过了坎坷,

走过了从前,

走过了激流险滩,

走过了山道弯弯。

哎,走啊——

走出个朝霞一片,

走出个锦绣山川,

走出个崭新的世界,

走出个美好明天!

谨以此文献给敬爱的任万钧校长!

谨以此文献给为西京建设和发展做出贡献的无数创业者!

上一篇:缔造万钧精神的艰难岁月——西京校园建设史上难忘的纪事
下一篇:杰出的中国民办教育家任万钧的做人准则

版权所有:西京学院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京路1号 邮编:710123  西京学院校庆办公室管理与维护
电话:(029)85628111 | 域名备案信息:陕ICP备05002719号、陕ICP备08001307号最佳浏览1024*768以上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