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西京 > 正文

缔造万钧精神的艰难岁月——西京校园建设史上难忘的纪事

来源: 2014-05-04 18:13:12  

每当看到西京学院,“西京”两个字就像一双巨人的手,翻开了珍藏在我记忆深处的西京学院建校时期的印象画册。今年学院将举行建校十五周年校庆,所以我更频繁的打开西京网站。在电脑上轻点鼠标,打开西京学院新闻网的瞬间,看到了2009年6月28日上午,我校隆重举行2009届(首届)本科毕业生学士学位授予仪式的照片和文字,一股激动、自豪便油然而生,似乎又把我拉到了建校初期的艰难岁月。近期,校庆办约我写稿,现仅将点滴纪事如下,愿与西京人共同回味。

黎明前夕的曙光——联合办学时期的渴望

1998年初半坡英文学校与西京大学(筹)联合,座落于西安灞桥区浐河之滨。联合办学后,在任万钧校长带领下,大家团结一心,群情激昂,誓干一番惊世伟业。2000年招生后,使联合初期只有不足千名学生的西京学院发展到了12000人的规模。

生源喜人,但也忧心忡忡,那就是校舍频频告急。特别是2000年8月,面对全国各地源源不断的慕名而来报到的学生,西京学院原有校舍根本不够,校园内外的活动板房都挤满了学生,学校不得不公告“停招”。真是没有生源发愁,生源多了也发愁。但任万钧校长等西京人清醒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只有尽快建设新校区,提高基础设施档次,让活动板房里的学生们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学教室里,才能赢得社会各界和家长们的认可,才能保证学校的快速健康发展。

任万钧校长连夜召开校务会议,决定暂在别处联系校区分流学生以保稳定保势头,并尽快征地另建校区,以规摸求发展。就这样,西京人马不停蹄的探索并实践着自己的理想,艰难中风雨同舟,昼夜披荆斩棘,在艰难的黑夜中用毅力拼搏着,用爱心奉献着,迎着黎明前的曙光,一步一步搀扶着走向了旭日升起的地方。

“万钧精神”的奠基——新校区选址与征地

“尽快建成新校区”,要实现这七个字的目标,谈何容易!任校长带领白拴锁副校长、基建处张明军处长(当时任基建处长,建设过程中提为副校长)等一行人,用了一个月时间,详查了西安市各区县规划资料,利用夜晚拜访了多位专家学者论证,踏遍了西安市周边所有的农田,最后选定在长安县申店乡辛驾坡村沿潏河的坡地。校址选定后,当天下午就召开了全校千人教职工大会。任万钧校长在会上宣布:“谁能在最短时间最快办理完毕征地手续,学校奖励10万元,如没人揭榜就指定人员。”

2000年9月,学校把任务分配给了我和白拴锁副校长。接到任务后,我内心很矛盾。一是因为当时我已有离开学校的想法;二是孩子正处于高中三年的关键时期。

任万钧校长得知后,对我说的话使我很受感动,我便下定决心,把小孩转入长安一中,在旁边村子给小孩租了一间房子,欣然接受了任务。

我和白拴锁副校长一起,在任万钧校长的指导下,开始了征地合同的艰难谈判。经过无数次激烈的讨价还价,在申店乡政府的协同下终于完成了征地合同的签订。土地合同签订后,办理征地手续就成了我们的重点和难点工作。如果说建设新校区是在走西京学院的长征路,那么,征地就是爬雪山过草地。当时学校安排李志慈老师协助我起草征地上报的立项资料,可是开学初各院系工作千头万绪,李老师忙得不可开交,实际上征地手续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是会计出身,文字功底不是很好,土地征用手续也从未经历过,而且新校区的蓝图还是一片空白。因此,建校的可行性分析报告、上报立项的论证报告以及一系列我没见过的报告书成了我的天书。当时既没有现成的文本参考,也没有师傅指点我,凭着一股不服输的个性,在计委了解需要申报的各种材料后,晚上一个人做数据,从开始的4页到最后40多页的申报书,不知道被长安县计委退回了多少次。每一次退回都是一个不眠之夜的修改和完善,每一次不眠之夜后在清晨就出发去请教专业人士给予指点,每一次重新上报都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红着脸、硬着头皮、做好被人批评和嘲笑的准备,一次次敲开了计委的门。最后连计委的工作人员都被我的毅力打动了,帮着我修改完善,终于完成了征地立项。

要向长安县建设局报批定点规划,对我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简直就象邓小平说的“摸着石头过河”。那个时期,晚上学习资料,看还缺啥,总结当天工作任务完成情况,找关系,请教专家指点,然后确定第二天的工作目标和任务。可以说,那个时期的我,就像任万钧校长时刻都上足劲的发条,每时每刻都在高速运转着,因为时间不等人呀!记得在定点土地测量的那天,天下着雨,张明军副校长、基建处长周文清和我及建设局的几位同志,从早上八点多进地开始定点测量,直到下午近5点才出地,硬是冒着中雨把740多亩玉米地测量定点完毕,一天没吃饭,象个落汤鸡,更像过草地的红军战士。任校长赶到地头看望我们,给我们送来牛肉夹馍和香蕉,我非常感动。任校长看到我们两腿泥就开玩笑说:“给你们每人奖励一双鞋。”就这样,我们用一个月时间,紧张而有序的完成了在长安县建设局、土地局所有的报批手续,经审核和复核合格并报送到了西安市土地局待批。

土地审批手续报市土地局待批之后,我和刘雪莹就用笨办法,采取在土地局上班之前就赶到土地局大门口等人,坐在那里催办,硬是在市局通过了审批。然后又急匆匆的报送省国土资源厅,也是风雨无阻,工作日天天去等省长办公会议消息,催省厅想办法加快进度。那段时间,简直就成了拦截领导的“专业户”。就这样,功夫不负有心人,历时三个月,我们终于拿到了土地批文。在拿到批文的那一刻,激动、难受、自豪齐涌心头,真是热泪盈眶。

“万钧精神”的完善——南校区建设的峥嵘岁月

拿到土地批文后,任万钧校长及时安排成立了新校区建设指挥部。具体工作由白拴锁副校长、张明军副校长(当时任基建处长,建设过程中提为副校长)负责,成员有我、袁孝臣等同志。一班人在寒风凛冽的冬天进驻辛驾坡一个农家小院,房子还在漏雨,四面没有窗户,这里成了新成立的新校区建设指挥部。大家既有分工又相互协作。两位副校长负责建设工程,我负责建设手续报批,白拴锁副校长协助我协调农民和政府职能部门工作,白拴锁副校长还和袁孝臣同志负责建设工地的安全。

由于学校征用的全是坡地,土地落差很大,所以挖掘机、推土机工作了近一个月才基本有个轮廓面貌。起初那段时间,工地无开水,工作人员只能渴了喝凉水、饿了吃冷馍。我和张明军副校长一起跑供电局,联系架设变压器。为了尽快开工建设,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缩短变压器架设和线路施工时间,我们拉下面子丢掉尊严,讨好人家请客吃饭、称兄道弟,想尽办法拉近关系,顺利架设了变压器。这样的事情有很多次,不被常人理解,有时候还被误解,甚至埋怨。我和张校明军副校长、白拴锁副校长为此难过的哭过,而且哭得很伤心。在和农民们打交道的时候就得采用一些特殊的办法,只有在吃饭喝酒、称兄道弟中才能快速完成建设任务;和当地的其他部门联系也是一样,否则就会施工无准期。

现在回忆起来,是我们用自己的生命和身体健康为新校区的建设筑起了一道安全防线。在建校期间,要在长安县尽量少花钱办成任何一件事情,都必须应酬。在保证正常校建工程紧张有序进行当中,张明军副校长、白拴锁副校长和我为了保障校建顺利,挤出时间,拉下面子,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不顾尊严的和那些年龄各异的人在各种场合周旋,解决了一道道建校中难以解决的障碍。有时候开玩笑说起那段时间的事情,有人说:西京的新校园是我们几个人不要命喝出来的,省了好多钱,提前了好多时间。虽然有时候不被理解,甚至摆不到功劳簿上领奖,但我们无愧于任万钧校长的重托,无愧于全体师生的渴盼和期望,更无悔于我们的宝贵年华。

在工作中不断完善和发扬壮大的这种“顽强拼搏、敢于牺牲、勇于奉献、团结协作、不计得失、爱岗敬业、无怨无悔”的精神不正是“万钧精神”的诠释么。

“万钧精神”的扬帆——披荆斩棘创建新校园

——扬帆启程。平整土地、移除光缆、架设变压器、打井取水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就绪后,于2001年2月份省长办公会议通过了学校的征用土地手续,西京学院隆重举行了奠基仪式,省、市领导和长安县委、县政府以及各局领导前来剪彩祝贺。任万钧院长宣布:“西京学院新校区建设开工了!”十家施工队的大型机器装备齐全,一字排开,鸣炮开工,为期四年的校园建设(包括二期及后面的工程 ,一期工程用了160天)拉开了帷幕。为了这一天的早日到来,我们不知熬过了多少不眠之夜,但喜悦的是,用我们的辛勤汗水和无私无畏凝结的“万钧精神”就像一面永不褪色的旗帜,永远飘扬在西京学院的上空,激励着我们踏上新的征程,开创辉煌的新时代。

——分工协作。开工建设后,任万钧校长经常在工地巡视检查,张明军副校长全面负责校园建设工程,白拴锁副校长协助。大小十几家工程队同时开工。我的工作重点转移到配合建设工程办理各种城建手续,以及协调长安县职能部门和农民工作上来。16万平方米校舍(两栋教学楼、八栋公寓楼、学生餐厅、院系行政楼)和道路设施同时开工建设,场面和规模成为西京人那个时期乐此不疲的热点话题,师生们积极性空前高涨。

——穷则求变。任万钧院长冒着巨大的风险决定建设新校区,如果在新生报到前不能完工,新生不能入住,将可能毁掉这所学校,严重的话任万钧院长可能面临坐牢的风险。在校园工程建设工期短、时间紧,必须加快建设的情况下,所以好多工作都是不能严格按照程序来,属于典型的“三边工程”——边设计、边报建设手续、边建设。因此,我们报的建设手续按照要求都很难过关,必须要在消防、抗震、招标各个环节取得职能部门的谅解,真是需要一张铁嘴钢舌。不但手续不合规定,而且连办正常手续的资金都还紧张得难以交付。全校建设资金缺口很大,全巧立为跑贷款每天愁眉不展,十几家工程队都等着催要工程款。每当看到工程队向张明军副校长追要工程款而他只能陪着笑脸付给一点工人生活费的憨像时,我只能在办建设手续时,追求变通,自己想办法解决。找到主管城建、环保、土地的县长,死缠硬磨,少交一点,减免一点,缓交一点,最后写一张欠条。真是好话说尽了才成佛呀!

——敢于碰硬。建校初期,头绪繁多,而被征土地的农民也不断翻新花样滋扰工地。几乎天天堵路强卖沙石土方,袁孝臣带领的保安队简直就成了工地的“110”和“119”。说破嘴皮不起作用的情况下,也来点硬的,严重时,还动用了长安县公安力量进行制止。记得有一天,辛驾坡村民和江苏正太建筑公司因拉沙石方发生争吵,引发全村群众和近百工人群殴,工地上铁棍、铁锨、木棍、砖块乱飞,我们几个人站在中间两边制止,虽然平息了事态,但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恐怖的。加之那天晚上工程队把部队光缆挖断了,部队开过来把我们包围了,以为我们是故意的,因为据说挖断的光缆是正在开会的一条通往北京的光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张副校长安排我去面对部队首长,我硬着头皮去说明了情况,部队虽然表示理解,但坚决要求赔偿。我软磨讨价,告之艰难,诉之苦水,我们几个人是一夜未睡,后来赔付2万元算是了结了。

——乘风破浪。2003年7月份,开学在即,学校北大门桥梁工程受阻,辛驾坡几个村民小组代表要推翻原来和学校签订的征地合同,要求赔偿桥下面的树木和青苗,我们坚持按照原先签订的合同执行,所以他们就煽动群众围攻工程队。我们申请了长安县公安局现场执法,可是对于故意抢先出面的老头和老太太们,公安也没有办法,闹事者们就得寸进尺,气焰更加嚣张,甚至到了极点,打校警、砸工程车,使工程停工一周无法进行。当时大家都束手无策,这种情况下,我想合同是我签的,他们出尔反尔,我很气愤,换上同事的牛仔裤,大约是在晚上十点左右,不顾一切走到桥下面,几百号群众眼睛盯着我向他们走去。当时叫骂声一片,我横下一条心,朝着叫骂声最凶的地方扑去,义正言辞的斥责他们:合同是我与你们谈下来的,你们签过了字,出尔反尔,现在敢骂我的话,站出来,让我认准人,今天我敢进来,就没打算回去!这样拼命的语气吓坏了好多想闹事又怕惹事的村民,一些群众自发的形成了人墙把我保护起来。后来张明军副校长、白拴锁副校长、袁孝臣等人下来了,村民答应第二天和我们谈判。第二天,根据任万钧院长的指示,我代表学校坚持维持原来的合同,地面附着物不赔,但为了睦邻友好以及第2期征地,答应给他们村20几万元的修路款,这件事就这样平息了下来,保证了学校校建工程的7月大会战安全顺利进行。在大会战中,任万钧校长亲自督战,每天也是在工地很晚才离开,教学楼、公寓楼、学生餐厅和北门桥梁如期完工,赶上了当年的招生使用。

在2001年8月8日的竣工典礼上,任万钧校长作了总结报告,总结中说:刘君贤在南校区建设中实现了她的人生价值。我听后泪流满面,其实也没什么,大家都和我一样,以艰辛的劳动创造着“万钧精神”,以无私的奉献完善着“万钧精神”,以忘我的百倍努力发扬着“万钧精神”,以顽强不息、百折不挠、以干克难的“万钧精神”实现了“当年征地、当年建设、当年招生”的西京梦想,为西京学院的跨越式发展和辉煌新时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们无愧于学校,也无悔于自己的人生!

人生难舍的回忆——赋予西京老土地的承载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回想西京校园建设的日日夜夜,还真算得上人生的紧要处。自己虽有遗憾,孩子的学习被耽误了,但一所大学建设起来,能为社会培养更多的大学生和人才,这不仅是任万钧校长的愿望和事业,也是西京人的愿望和事业,更是我们民族的伟大事业!因此,虽然一回忆起来就泪流满面,但更多的是自豪和喜悦!

恰值西京十五年校庆,几个老西京人相聚,一提起在那里每一寸土地上发生的点点滴滴,大家都只能是满含热泪,有时竟然说不出当年亲身经历过的件件往事,只是一个字两个字三个字来道出心酸——“难”“很难”“太难了”。工期紧、头绪多、闹事者不断,资金缺、人手少,还要妥善处理突发的重大事故。就是这样几个平凡的人,在任万钧院长的领导下,无怨无悔的处理着几乎时刻都会有的突发事件。每天只能休息不足六个小时,180天几乎没有回家,忘了孩子的学习,忘了问候老人的身体健康,也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家庭责任。这些都已经成为回忆,只能珍藏在内心深处。现在借校庆的机会写出来,是想把这些回忆赋予在西京新校区的老土地上,因为这些回忆应该就是“万钧精神”的内涵和历史!

看到西京学院今天的辉煌,我们真是由衷高兴,因为在这片土地上承载着我们西京人的梦想和艰难岁月,更因为“万钧精神”将会在这片土地上放射出更灿烂、更耀眼、更加让世界瞩目的光芒!

最后,祝愿西京学院的明天更美好!

(作者:刘君贤 编辑:王程林)

上一篇:她亏欠孩子的太多——西京学院工会主席师娟娟和她的孩子
下一篇:峥嵘岁月——任万钧献身民办教育事业故事之一

版权所有:西京学院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京路1号 邮编:710123  西京学院校庆办公室管理与维护
电话:(029)85628111 | 域名备案信息:陕ICP备05002719号、陕ICP备08001307号最佳浏览1024*768以上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