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西京 > 正文

她亏欠孩子的太多——西京学院工会主席师娟娟和她的孩子

来源: 2014-05-04 18:44:47  

师娟娟同志有两个孩子,长子生于1997年11月10日,次子生于2004年12月31日。为了工作,她顾不上照管孩子,大的第101天断奶,小的第62天断奶,送回老家由他人代养。

她没把自己当孕妇看待

1997年,已经28周岁的师娟娟怀孕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特别是自己的公公婆婆和父母亲,因为公公婆婆还没有孙子,她也是父母的长女。对于家住农村的老人来说,多么希望早点抱上孙子、外孙。可对于师娟娟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将为人母,忧的是学校那么多工作需要自己干,怎么办?

“只有躺在床上才想起自己是个孕妇,一工作起来啥都忘了。”这就是师娟娟的切身体会和真实写照。她怀孕后,工作没少干一点,而且经常加班加点,还经常到工地从事搬砖、浇砖等较重的体力活。每天下班把饭打回来,但没精神不想吃,要睡上半小时起来才能吃下。1997年,正值西京学院前身之一的半坡英文学校第二期工程的关键时期,她要采购工程建设需要的材料,还要联系为学校贷款的事宜,同时又要干其它一些工作。特别是1997年9月,已经怀孕8个月的她,为了给学校再贷款准备资料,经常工作到凌晨4、5点钟,次日又被闹钟催醒,爬起来正常上班,虽然困乏交加、疲惫不堪,但一开始工作即非常清醒、干劲十足,而且是拼命努力、忘我工作。由于长期的超负荷工作,她的脸、腿、脚出现严重的浮肿,连鞋都穿不上去,只能穿个拖鞋去上班,以致她的身体和小孩的身体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准备的财务资料顺利通过审查,为学校贷到了又一笔款。

由于工作离不开,加之她也胸怀一颗为学校建设贡献一切的雄心,所以她坚持到生小孩的前一天才离开工作岗位住进医院。本来就是高龄孕妇,又因工作太忙,长期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身体极度虚弱,胎儿也属于“足月过小儿、胎盘老化”,注射常人两倍的催产素也不能正常生产,必须做剖腹产手术。就在上手术台前,她还要给医生请3个小时的假回学校处理一些紧急业务,在医生坚决拒绝后,她请求医生给她点时间打个电话予以指导,打完电话,立即上手术台。后来医生告诉她,如果手术再晚一会,小孩将保不住。

2004年,师娟娟又怀孕了,这一次家人和亲朋好友都劝她,一定要保重身体,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师娟娟点头应承着,心想他们说的也对,可就是一工作起来,她把一切都忘记了。别说进行胎教,即使正常的、有规律的饮食和休息都做不到。2004年12月31日,她剖腹产生下第二个孩子。

师娟娟的爱人此时还是一名在甘肃张掖服现役的军人。她生第一个小孩时,爱人照顾了20天即返回部队。生第二个小孩时,爱人请假只在身边呆了两天,是由其二姨照顾的,因为她的母亲还要照顾自己已经90岁的公公,她的婆婆年事已高,无力照顾她。可以想象,当时的她是多么的艰难。

她没有时间给孩子喂奶

1997年12月下旬,由于学校要筹备下学期开学事宜,做剖腹产手术才40余天的师娟娟返回学校上班。由于过度劳累,不长时间,她和孩子都住进了医院。白天弟弟来照顾孩子,晚上则把还在上学的妹妹叫来。有时孩子哭闹,没有管小孩经验的弟、妹不知如何是好,可她是有气无力、无法帮助,看在眼里,哭在心里,娃在眼中哭,泪在心里流,只能强忍泪水口头指导他们。用她自己的话说,“这是自己身心非常痛苦的时期,其痛苦程度无以言表。”出院后,她仍是拼命的工作。由于经常要去银行、税务等部门办事,有时一去就是大半天,孩子饿的直哭,甚至在她回来时孩子声音都哭哑了。她想,这样长期下去也不是办法,干脆在孩子过百天后的第101天给孩子断奶,送回老家由婆婆代养。自己则无牵无挂、安安心心的上班。

第二个孩子出生后的第62天,由于学校要筹备2005年“三.八”妇女节活动,她又给孩子断了奶,送回老家,自己则回学校上班。这一次把小孩送回老家则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此时,她的公公婆婆已经近80岁,且身体不好无力抚养,她的父母亲不但年龄大了,而且还要照顾已经90岁高龄的爷爷。她只能求自己的二姨代管,但她的二姨也因身体等原因拒绝了。怎么办?她别无他法,流着泪硬把孩子塞到二姨的手中,放了几百元,转身就走,头也不敢回的离开。现在提起此事,她的泪水还在止不住的往外流。

按照科学的方法,母乳喂养应为10个月以上,是师娟娟不懂吗?不是。是师娟娟没奶吗?也不是。是师娟娟不爱自己的孩子吗?更不是。是学校不照顾她吗?还不是。任万钧院长多次劝她把孩子接来,也多次劝她常回家看看。可她不肯。那是什么?是师娟娟热爱自己的工作,是师娟娟具有爱岗敬业的精神,是师娟娟把西京学院当成了自己的家。

她没有时间回去看孩子

一个孩子第101天、一个孩子第62天,即断奶送回老家由别人代养,为什么?是因为工作忙。当孩子送回老家后,本应经常回家看看,可师娟娟很少回家探望,为什么?还是由于工作忙。她说:“把孩子送回老家后,我没有时间回去看他们,白天工作忙还好过,晚上睡到床上,就想孩子,辗转难眠,每晚都要流泪,每晚都要梦见孩子,可是我不能丢下工作,我不能为了小家影响大‘家’,干好工作是我的责任。”

师娟娟第一个孩子属于“足月过小儿”,生下来身体极度虚弱,加之后来又生病住院,第101天往老家送时,体质仍然很差。她不放心,但没有办法,那时没有电话,坐车也不方便,她2、3个月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家也只在家呆一天的时间。连给小孩打预防针也是让婆婆带到附近农村的卫生所。一次孩子患“支原体感染”,因为农村医生用错了药,病情危急,爱人从甘肃张掖都赶回了家,她从西安还没到临潼,而且她晚上9点多到镇卫生院,第二天又返回学校。又有一次孩子患支气管炎发高烧住院12天,此时正值“非典”时期,人们都很担心,可她还是在医院住了一天即匆匆赶回学校。连医生都问她的家人“这人是谁?”当知道是孩子的母亲后,都在 “指责”她。

第二个孩子送回老家后的2005年,交通等条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她还是一个多月才回家一次。

师娟娟回忆说:“真是回家难,离家更难。有时孩子抱住我的腿不让走,甚至把脸都哭成青的了,但我还是把孩子推开走了。连周围的人都说‘娟娟的心真狠’。”她又说:“孩子在老家受了不少的委屈,老人年龄大了,管不好孩子,孩子的脸像个树皮,给洗脸都喊痛,特别是老大。”

亲戚、朋友、邻居们都说:“娟娟亏欠孩子的太多。”

(作者:军育 编辑:王程林)

上一篇:一名“三放弃”的中共党员——原西京大学副校长、基建处长张明军侧记
下一篇:缔造万钧精神的艰难岁月——西京校园建设史上难忘的纪事

版权所有:西京学院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京路1号 邮编:710123  西京学院校庆办公室管理与维护
电话:(029)85628111 | 域名备案信息:陕ICP备05002719号、陕ICP备08001307号最佳浏览1024*768以上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