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西京 > 正文

一名“三放弃”的中共党员——原西京大学副校长、基建处长张明军侧记

来源: 2014-05-07 18:11:22  

2001年6月15日,对于西京大学全体师生来说,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对于基建处处长张明军来说,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他和其他三十名同志在学校大礼堂面对鲜红的党旗宣誓,并作为新党员代表在大会上讲了话。

他个头不高,眼睛也不大,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灵气,额头很高,头发已稀疏,看上去象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实际年龄却只有三十多岁。他的操劳实在是太多了。作为南校区建设工地的执行指挥官,从开工到现在,他在工地上一呆就是几个月,放弃了经营公司,给自己赚大钱的优越条件,放弃了应该属于自己所有的礼拜天和节假日,放弃了本应该对自己父母妻儿起码的照顾。由于他自己的这“三个放弃”又迫使他的妻子也做出了一个痛苦的放弃:放弃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以代替他照顾老人和孩子。搞基建,他并不是科班出身。十九岁高中毕业后就步入社会,当过装卸工,当过出纳、会计,搞汽车配件经销,还组装过汽车,1991年时就成为拥有千万资产、颇有名气的一家公司的副总经理。他本可以继续做生意,赚大钱,但他却毅然决然将公司让给亲戚经营,选择了跟随任万钧校长一起办学的道路。他的祖籍是河南,父母双亲现在还都在河南老家。自从当了西京大学基建处处长,几乎没有回家看望老人,也几乎没有“礼拜”过。从半坡英文学校到西京大学东校区,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他一手参与建起来的。南校区建设的号角吹响后,他这个基建处长自然是一马当先,挑起了副总指挥的担子。他深知责任的重大。160天时间,不仅要在一片荒塬上建起16万平方米的建筑,同时还要完成一所现代大学校园的所有配套设施,谈何容易!按照多年来公办大学的建设速度来估算,最少也得用三年时间!怎样才能按期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呢?时间确实太紧了,连思考的功夫也没有多少,只能是边干、边想,边学、边干。他象考大学找参考书那样心急火燎地找来了《建筑规范大全》、《基建科长手册》等专业书籍,如饥似渴地学,挤时间学。虽然在脑子里装了一些建筑理论知识,但毕竟还是纸上的东西,南校区建设的一系列问题还要靠结合实际,自己解决。教学楼、公寓楼、办公楼等面积大、任务重,但好在还有设计图纸可指导施工。千亩校园环境的美化和绿化,没有图纸,也没有成熟的设计方案,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一切都要他这个执行指挥官策划、定夺。怎么办?光凭自己脑子想是想不出多少道道来的,得出去看看。于是他驱车赶往人间天堂杭州,参观了浙江公安专科学院、浙江中医学院等著名花园式校园。看虽好看,然而南方校园的地形地貌和气候条件与自己校区则有很大的不同,还是要因地制宜。

从市区公路到学校,中间隔一条河,必须架起一座既有车行道,又有人行道的大桥;一进学校大门,不是一片平地,而是一道大坡,比河岸高出20米,且有落差。怎样设计和施工?这是学校的门面啊,搞不好是要丢人、挨骂的。张处长辗转难眠,伤透了脑筋,熬红了眼。他终于筹划出了一个“三条腿走路”的方案:将落差20米的斜坡就势建成200米长12道S型的弯道盘山花街。入校者一边迈着缓缓的步伐向上攀登,一边欣赏着各种名贵花卉,瞧着蝴蝶漫天飞舞,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教学楼;在花街旁边再修一条台阶式大路,两边加上栏杆,既安全,又美观,人多,心急可以快步到达目的地;与这两条人行道相连相配的另一条宽阔的水泥路车行道围绕斜坡缓缓而上,直达校园腹地。当人们从这三条路任何一条路走上教学区和办公区时,转身回头,那真是居高临下,放眼眺望,车水马龙,高楼大厦,尽收眼底。人们怎能不感受到这个“设计师”的良苦用心呢?

挖地沟似乎是件很简单的事,交给工队挖就是了。然而,此次南校区的地沟在张处长的心里却被当作精品工程,也是绞尽脑汁,精心设计。你看,一条地沟,竟然象盖楼房一样分为四层,排水、供水、光缆、电源以及闭路电视线路全部都压在里面。这样,既不破坏路面,又避免了外露的许多蜘蛛网式的线路,而且也便于检修,真可谓“一道多用”。巧、美、精,乃绝妙佳作也。

教学楼与公寓楼之间有一条宽阔的马路,一般来说也就可以了,但张处长并不满意,他已经考虑好了一个改建方案:开挖一个大大的长形人工湖,盖上几座别致的桥,不远处再建几座精美的亭,真正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那才叫赏心悦目呢。

为了搞好南校区的绿化,张处长亲自出马,奔波数千里,用三、四十万元从外省买回了数万株花卉和树苗,使校园绿化面积达到了40%。

作为工地执行指挥官,脑子里考虑最多的,担子感到最沉的当然还是工程的进度和质量问题。如果工程进度不能按期完成,就会直接影响到学校的规模扩大,影响到招生能否成功,招来的学生没地方住或者感到不满意,后果可想而知;如果工程质量出了问题,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造成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压力多大啊!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确保工程进度和质量!为此,他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只记得,打从进入工地,晚上一点钟以前从来没有上过床。即使取换洗衣服,也是个“半夜回家的人”。为此,他从小养成的温和性格变得强硬了,从来不发脾气的他现在脾气也大了,原本经常是笑眯眯的脸现在却常常紧绷着。有啥办法呢?工作需要嘛!

为了保证工程进度,他在代表学校(甲方)与承建单位(乙方)签合同时,特别加上这样的条款:乙方所承建的每一幢建筑都必须制定详细的进度计划,每天必须检查对照进展情况,如发现无故停工24小时或拖延工期五天以上,乙方无条件撤出工地。尽管所有的工队都有自己的质量、进度检查员,但他还是不放心。一方面以校方名义配备了20名监理人员,分两班倒,与乙方监理员配合,24小时跟踪检查、监督并订立严格的工作制度;另一方面,又派几个得力的人私查暗访,对甲乙双方的监理员进行再监督,相互制约。除日常常规检查外,还搞不定期的突击检查。比如,有一天夜里两点钟,张处长通知所有工地管理人员兵分两路,对所有的施工现场进行突袭性检查,结果发现某工队使用的混凝土有点稀,当即令其停工,把工队管理人员叫齐,用照相机拍照,化验,有理有据地作了严肃处理。再比如,还有一天晚上,咱张处长戴着安全帽,拿着手电筒,步入施工楼内,一堵墙一堵墙、一根柱一根柱地往过看,结果发现了一根构造柱中间有一丝亮光,似有缝隙,用细铁丝一通,果然有缝。立即召开了现场会,查遍所有的构造柱,对有类似问题的三根柱,当场决定采取毫不留情地炸毁的措施,令其工队停工三天,全面返工,自检合格后再报检,经甲方质检员认可后方可再动工;对发生此项事故的施工单位罚款10万元并进行了通报批评。

在南校区工地建设中,有一个不可避免的大难题---处理学校与村民、工队与村民的关系。虽然在项目引进合同上写着“周围村民不得强拉强卖”,但在开工以后,村民们看着从未见过的大工地就在自己祖辈耕种的土地上,眼睛红了。心想:地也没了,摆在眼前的钱为啥还不要?于是,原来全村只有4辆运输车,现在一下子就买了50辆,沙要他们拉,水泥也要他们的,而且少斤短两要价还高,甚至竟将承建单位的运输车挡在公路上,以至酿成打架斗殴。事件发生后的当天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校方、工队、村民三方都彻夜未眠。经张处长等校领导和政府领导多方耐心说服,协调,才达成解决问题的一条原则:在同等条件下,保证质量和价格合理的情况下,优先照顾村民。这不得不使人想到毛泽东多年前就说过的一句话:中国重要的问题是教育农民,到今天这个问题依然还是中国的一个重大问题。不过,今天的中国已经进入市场经济,大家都在搞钱,农民兄弟已经丢了赖以养家糊口的土地,还能再不要钱吗?想一想,气归气,事归事,心里也就平衡了。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思想以及西京大学“三个一切”的办学宗旨,不都是为了人民群众么?既然是共产党人,就要多为群众利益着想。

张明军在建校期间已由基建处长提拔为主管后勤工作的副校长了。为了教育事业,为了社会进步,为了西部大开发,为了千万名西京莘莘学子,他放弃了个人利益,继续不停地奔波着,忙碌着……

上一篇:天使在歌唱——西京学院医务工作者为新生体检纪实
下一篇:她亏欠孩子的太多——西京学院工会主席师娟娟和她的孩子

版权所有:西京学院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京路1号 邮编:710123  西京学院校庆办公室管理与维护
电话:(029)85628111 | 域名备案信息:陕ICP备05002719号、陕ICP备08001307号最佳浏览1024*768以上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