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庆征文 > 正文

登 天 梯

来源: 2014-04-01 09:52:34  

“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在我耳边响起,我的记忆随风飘荡,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父亲。父亲是一个勤劳的农民,以农耕为主,他用一生的汗水,创造着全家的幸福,更让自己快乐着、憧憬着……母亲是一个乡村小学教师,没有转公办,最后,放弃了她的教书生涯。由于母亲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里度过,干活大都在星期六和星期天。在这差不多两天当中,把父亲的衣服和干剩的农活,都干的更细、更完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母亲就这样劳务着,整整十六七年,同父亲苦苦的支撑着一个六口之家,供养着我们弟兄几个长大成人。每年秋播时节,是父亲最忙的时候,犁、耕、耙、磨,把田地整得顺顺溜溜之后,才能播下汗滴一样的麦种。有时候麦子刚下种,一场大雨降临,先前所有的劳作都白费。在哀叹之后,疲乏之余,又开始新的重复的劳作……

收获的季节如龙口夺食,父亲挥着删刀,哥和母亲在收麦垅。刀与麦秆接触时那种特有的声音,有着特别的节奏。我跟在最后捡落下的麦穗。偶尔,我默默地注视着,父亲薄薄的衣衫上湿透的汗渍,就盼着能刮起一阵风,让人在这炙热的麦浪当中凉快那么一点点。

想起小时候,真是什么也不懂,现在想起当年父亲汗流浃背的农耕时,才似乎明白,他心中有着多少热望。

上初中时,距家里10里土路,一路慢上坡。那时候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父亲总是骑着自行车,把满满一口袋的麦子运到县城卖掉,换成钱然后送到学校买成饭票交给我和哥。父亲就靠着一辆自行车,靠着一付结实的身板,为我和哥送钱、饭票和衣物。有时候还送我们哥俩去学校。缓慢的上坡路上,父亲吃力地蹬着自行车,坐在座后面的我,看着父亲洗得发白的衣服上渗出的汗渍,偶尔靠近父亲的脊背,顽皮的嗅一下,哇!好酸呀!心里充满了愧疚和不安。当时心里满不是滋味,想以后一定要让父亲过几天好日子,坐上汽车,游遍千山万水。

近几年,果树密布,麦子已经渐渐成为人们昔日的梦境。父亲又劳作着一片四亩之地的果园。我曾不止一次地提醒父亲,要多休息,但父亲总是谈论着果树修剪、念叨着喷药、锄地、浇水……等一系列农活。我知道,在父亲心里,什么也没有他那片土地重要。他在那片土地里播下了希望的种子,就热切的用汗水和心血浇灌着一种期待,盼望着有好的收成。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便有一种心慌和愧疚。父母给了我们生命,并尽己所能的抚养我们长大成人。可渐渐长大的我们,现在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现在,我们只能认真读书,发奋努力。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我相信即使远方有着不可预测的风雨,只要我们不去拒绝,地平线就不会拒绝我们的痴迷追求。

(新闻采编与制作0801屈明辉 原载于2009年4月《雨花报》)

上一篇:梅 子 树
下一篇:腊 梅

版权所有:西京学院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京路1号 邮编:710123  西京学院校庆办公室管理与维护
电话:(029)85628111 | 域名备案信息:陕ICP备05002719号、陕ICP备08001307号最佳浏览1024*768以上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