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庆征文 > 正文

我与西京大学

来源: 2014-04-28 16:14:33  

“孩子,你输了!”那年夏天,父亲对我说。

我没有说话。母亲也哭了,因为我的再次失败。“从小学到初中,你的学习成绩一向拔尖,为什么上了高中之后学习一落千丈?别人三年高中考清华考北大,你为什么上了四年的高中都考不上一所普通大学!?……”父亲的责骂声越来越大,我除了沉默与流泪,没有任何反应。

高考失败的阴云一直笼罩着我,让我羞于见人,羞于和别人谈论高考,别人问孔乙己的那句话“孔乙己你当真识字吗?那为什么连个秀才也不是?”,像哈姆莱特父亲的冤魂一样纠缠着我可怜的自尊。父亲的那句话也让我痛入骨髓,是的,我高考是没有成功,但我并不承认自己的失败,我只是没有成功!那段日子,尼采的一句话是我安慰自己的救命稻草——“所有未能杀死我的,都将使我更加坚强”。

接下来的日子,是父亲与母亲为我前途着想的时间,最后父亲郑重的对我说:“孩子,我和你的母亲商量好了,你从小的志愿不是做一名军人吗?我们一致同意你去当兵,你去当兵吧!”我摇摇头,无语。

我没有想进部队有什么不好,只是我清楚的知道,若用其他方式来逃避,高考失利的噩梦会永远纠缠着我,忘记废墟的最好方法是在这废墟上重建大厦,在我的心里,有着一座如罗马城般辉煌神圣的殿堂。

父亲无奈的摇着头,扛起锄头下田去了。

……

有一次,我正在县城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的时候,看到了西京大学的招生工作站,听了招生老师热情细致的讲解,看过招生简章,我知道自己找到了那条通往理想殿堂的路。

我对父亲说,我想到西安去上民办大学。父亲使劲的摇头,母亲也在一旁反对,我哭了,这次我哭的很伤心,也很无奈。第二天,母亲收拾着行李,晚上父亲把六千元一沓厚厚的有百元也有十元的钱交到我的手里,什么话也没说,掉头走了。我清楚的知道,为凑起这些钱,父母经过了一个怎样的“面朝黄土背朝天,汗珠摔八瓣”的过程。

母亲把我送到西安的时候,学校已经开学了,新生正在进行军训。美丽的校园吸引了我,迷人的灯光球场,雄壮的教学楼,庄严的大礼堂,干净卫生的食堂交相辉映在花木之中,垂柳荫荫成行,假山耸峙,喷泉溅珠, 鲜花绿树随处可见,给人以目不暇接、美不胜收的享受。八月的西安,酷热无比,学校的招待人员帮我和母亲把行李拿到宿舍时,胖胖的母亲已经累的汗流浃背了。下午我便帮母亲买好了返回的火车票,我也开始了学校正规而又严格的军训生活。第二天上午军训过后,我去学校招待所找母亲准备送她回去,母亲已经离开了,宿管的阿姨说母亲上午就走了,留给我一封信,信的大意是叫我一定好好珍惜这最后一次学习的机会。我慌忙向教官请假奔向火车站,可是火车已经远去了……

那天下午我没有回学校参加军训,一个人在火车站呆了一下午。

美丽温情的校园,白衣胜雪的年代,大学里的青春变的更加浓墨重彩,更加激情飞扬,四周充满了浓浓的才思风情,走在校园的小路上,音乐吹进耳朵,淹没了整个世界,让人不由自主的遥想稍纵即逝的过往,遥望缤纷忙乱的青春。我已经是一个大学生了,我没有在每个周末的舞会上出现,我不会跳舞,也不太会唱歌,更不爱体育运动,在操场上很少会看见有我的身影,可是我深深的喜欢文学。我大一的生活是学校图书馆的书籍陪我度过的,文学是我精神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把我的情感寄托在文学之中,特别是散文和议论文,有时也看一些诗歌和小说。我从文学中获取我的生活情感与人生智慧;在文学中宣泄着我青春的无知与冲动、激情与浪漫。

时间的流逝是如此的悄无声息,当在大学校园,徜徉在她的美丽和芬芳之中时,心情也由最初的激动,重新回归平静了,其实生活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如同是欣赏一件华丽的袍子,最后沉淀下来的终归是她的内涵和底蕴了。渐渐的,我开始和系里的老师越来越多的沟通,每次交谈过后,总有或多或少的收获,这些,是我以前没有过的收获,也是书本里没有的。

不同层次、不同知识面的老师也越来越喜欢我这样一个曾经调皮捣蛋的学生。想起与老师们在一起快乐的生活,现在我的感觉也依然是幸福的。我也从图书馆开始转向学校的各个角落,开始真正体会大学生活的乐趣,在实验室、在计算机房、在展览室都有了我的脚印。

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学校也迅速的发展,从九四年建校到我们入学时候的几千人已经发展成为一所全国万人著名民办高校了。我也告别了大一大二时的无知与冲动,面对即将来临的毕业压力,我的心很平静,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爆发前的沉默,我没有去想。我知道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我知道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不会再来。我仿佛生活在瓶的颈口,前面是广阔而未知的天地,背后是二十多年的风雨兼程。

可能青春真的是一种过程与经历,毕业前夕,我有涉世之初的困惑和茫然,有曾经的冲动和遗憾,……当我们在怀念这些的时刻或许还有几许的泪湿,也许只有逝去的那些甜蜜而青涩的感受,才永远的耐人寻味和缅怀,该告别的时候还得告别,每年都会有人毕业,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都会有自己的一个故事,都会有自己的一份情怀,过往的青春永远地留在我们记忆最美好的地方,陪伴我们成长。

我是应该继续努力深造还是投入社会参加工作?我只希望我能够过好每一天,能够有一天不再花父母的钱,能够有个相互理解的爱人,有手足情深的朋友。我曾经把酒言欢,也曾彻夜不眠;我曾经装疯卖傻也曾仓皇迷茫;我曾经天真无邪也曾圆滑世故……时过境迁,我依然如此,成长了么?我问自己,答案是肯定的,可矛盾是存在的。未来会怎样?我管不了。我明白奋斗才是硬道理,我选择了留校。在经过学校两个多月的选拔,我终于占据了我们那届毕业生留校名额之一。留校之后有多种选择可供我们参考,我最后选择了计算机中心,因为自己欠缺的东西还太多,还应该继续补充学习。

在计算机中心至今已有整整三年的时间了,三年来,和这里的老师、同学们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今年春节,我和父亲在聊天的时候,我对父亲说,当年高考的失败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是您的那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人总是在顺境中成长未必一定好,只有经历了一定的挫折与磨难,才知道珍惜,我虽然没有考上名牌大学,但我非常珍惜在西京的大学的生活,我在大学的几年里,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学到的是怎样去生活,怎样去成长。也正是西京培育了我对生活的勇气与信心,中学的时候,您对我的教导太严厉,我从小很叛逆,这您是知道的,其实像我们学校的许多学生都一样,没有考上大学不是不够聪明,更不是自己不是学习的料,而是因为自己年少无知,一时的贪玩或者是高考发挥失常等许多客观原因造成的,如果能继续进行再教育,对我们都大有裨益。假如当初您不让我上学,就凭当时自己的无知与叛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当父亲再一次问我没有考上大学后悔不后悔的时候,我还像以前一样叛逆的摇摇头,说,因为我在西京大学得到了更多。父亲笑着说,看来你现在还是很叛逆,说着就笑了起来,我也笑了,母亲也笑了,我反问父亲:“那您送我到西京大学上学,后悔不?”“不后悔。”父亲收敛了笑容,抽了口烟继续说,“你的选择没有错”。从父亲的皱纹里,我才意识到,自己已不再是小孩了。那天父亲和我聊了很多,问了许多我的大学生活是怎么过的,我都一一如实作答,父亲满意的点点头。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和父亲这么诚恳的聊天。

我的大学生活到现在也许还没有真正的结束,大学如同是人生一份珍贵优美的动人记忆,又犹如做过的许多绚丽的梦想,在温暖的把握与苍凉的时间之间轻轻的从指尖划过,总是会在事过境迁的感叹中或悲或喜,渐渐的忘却了往昔,模糊了来时的路……我与西京大学也许有着真切的缘分,我只觉得自己的一切还在路上,行者无疆;一切在成熟,痛并快乐着!

春节过后,在返回学校上班的时候,我心里对父亲说,父亲,我输了高考,但是我赢得了人生!

值此母校二十周年庆典之际,愿我的母校在现在的办学规模、教学质量蒸蒸日上的基础上再铸辉煌!同时简单勉励在校的三万学弟学妹:大学生活终究要离我们而去,就像“谈笑间,墙橹灰飞湮灭”。人生就是这样,容不得我们去哀怨、挣扎,而我们能做的,惟有在拥有时好好珍惜了!

(作者:刘嘉埔 编辑:尚磊)

上一篇:20年校庆组诗四首
下一篇:神禾西京百字歌

版权所有:西京学院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京路1号 邮编:710123  西京学院校庆办公室管理与维护
电话:(029)85628111 | 域名备案信息:陕ICP备05002719号、陕ICP备08001307号最佳浏览1024*768以上分辨率